<output id="7babw"></output>
      1. <del id="7babw"><noframes id="7babw"><listing id="7babw"></listing></noframes></del><nav id="7babw"><i id="7babw"><legend id="7babw"></legend></i></nav>
      2. <output id="7babw"></output>
      3. <tt id="7babw"></tt>

        <font id="7babw"><kbd id="7babw"><legend id="7babw"></legend></kbd></font>
        新形勢下銀信合作的發展方式轉變
        2018.07.01
        返回上級

          近幾年,銀信合作業務快速增長,特別是通道類業務激增,其隱藏的風險引起了監管層的關注。2017年底以來,監管機構先后下發了多個文件,加大了銀信合作監管力度,使得通道類業務面臨壓縮等諸多挑戰。

          新形勢下,信托公司應積極轉變合作方式,一方面與銀行大力開展資產證券化、投貸聯動以及債轉股業務的合作,另一方面應加強兩者在財富管理以及資產管理方面的協作。

          一、銀信合作的歷史回顧

          1、銀信合作的歷史回顧

          從2008年開始,銀信合作已經走過了近十個年頭。回顧過往十年,銀信合作經歷了以下幾個階段:

          一是蓬勃發展期(2008-2010)。銀信之間大規模的合作可追溯至2008年金融危機后,國內開啟的“四萬億”經濟刺激計劃。彼時,由于銀行信貸總量受到控制,為了滿足房地產和地方政府的融資需求,銀行開始通過理財資金直接投資信托貸款,來繞開貸款額度、存貸比、資本充足率等一系列限制,銀信合作由此進入蓬勃發展期。

          二是監管密集出臺期(2010-2012)。然而很快監管層就注意到銀信合作隱藏的風險,2010年開始下發了一系列文件,叫停騰挪信貸額度為目的的銀信合作業務。典型的包括2010年8月出臺的72號文,要求銀信理財合作業務中融資類業務余額占比不得超過30%;2011年1月下發的7號文,要求對銀行未轉入表內的銀信合作信托貸款,信托公司應按照10.5%比例計提風險資本。在監管高壓下,銀信合作業務在信托規模中占比逐漸下降。

          

        監管高壓下,銀信占比下降

          資料來源:Wind,中融信托創新研發部

          三是轉向銀證信合作(2012-2015)。就在銀信合作受到監管壓制之時,2012年證監體系陸續出臺了多個文件,鼓勵券商、基金公司創新改革,為銀行理財投資非標開辟了新的通道。由于券商資管和基金子公司的通道業務并不受凈資本約束,因此很快銀證信合作就接棒銀信合作,成為銀行理財投資非標的新通道。為了限制銀行理財這種變相繞監管投資非標的大規模發展,2013年3月銀監會出臺了8號文,要求銀行理財資金投資非標的余額均以理財產品余額的35%與銀行上一年度審計報告披露總資產的4%之間孰低者為上限,限制了理財投向非標的占比。

          四是銀信通道業務重回升勢(2016-2017)。2016年后,證監體系加大監管,要求券商資管和基金子公司開展通道業務需要和凈資本掛鉤。如此一來,這兩類機構開展通道業務的標準與信托公司拉齊,之前相對信托的成本優勢不再。銀行更愿意與資本金雄厚、管理更專業的信托公司合作開展通道業務,銀信通道業務重回升勢。

          通道類業務占比不斷提升

          資料來源:Wind,中融信托創新研發部

          2、銀信合作的業務分類

          關于銀信合作的定義,最早見于2008年銀監會發布的《銀行與信托公司業務合作指引》,該指引首次界定銀信理財合作,是指銀行將理財計劃項下的資金交付信托,由信托公司擔任受托人并按照信托文件的約定進行管理、運用和處分的行為。

          這里的銀信合作,主要限于銀行理財資金。而到了2017年12月,《關于規范銀信類業務的通知》(55號文)的下發,再次明確了銀信類合作的業務范疇,指出銀信類業務是商業銀行作為委托人,將表內外資金或資產(收益權)委托給信托公司,投資或設立資金信托或財產權信托,由信托公司按照信托文件的約定進行管理、運用和處分的行為。

          該定義在此前銀行理財資金的基礎上,將銀行表內資金和收益權也納入銀信類業務。

          根據信托和銀行在業務中角色的不同,銀信合作業務可進一步劃分為銀信通道類業務和信托主動管理類業務:

          (1)銀信通道類業務:根據55號文的定義,該業務是指在銀信類業務中,商業銀行作為委托人設立資金信托或財產權信托,信托公司僅作為通道,信托資金或信托資產的管理、運用和處分均由委托人決定,風險管理責任和因管理不當導致的風險損失全部由委托人承擔的行為。在該類業務中,由于信托僅作為通道,資金和資產端均來自銀行,相應的信用風險也主要由銀行來承擔,因此信托的收費較低,一般為0.1%-0.3%。

          (2)主動管理類業務:除了通道類業務,銀信之間的合作,信托還可以承擔主動管理的角色。一般這類業務中,資金端由銀行提供,資產端的項目融資則由信托來負責。由于信托會承擔項目的主要信用風險,因此該類合作中信托的報酬率相對較高。近幾年,銀行理財資金出于配置需求,成為信托主動管理類業務的重要機構資金來源,信托公司不僅通過此類合作,可展開主動管理的融資類業務,如信托貸款、受益權轉讓等,還可以利用跨市場的制度優勢,開展主動管理的投資類業務,如為銀行理財構建FOF、MOM等資產配置類產品。

          3、通道類業務規模增長迅猛

          近幾年,銀信合作業務規模不斷擴大,通道業務增長迅猛。根據信托業協會發布的數據,截至2017年3季度末,信托管理資產規模達到24.4萬億,連續三個季度保持超過30%的增速。其中,事務管理類信托(通道類信托)增長更為迅猛,同比增速超過了60%。

          

        通道類業務增長迅猛

          資料來源:Wind,中融信托創新研發部

          由于2017年券商資管、基金子公司的通道業務標準與信托公司拉齊,銀行更愿意與資本金雄厚、管理更專業的信托開展通道業務合作,導致銀信通道業務大增。

          從通道業務占比來看,2016年以來事務管理類信托占比不斷上升,到2017年3季度已經達到55.7%(見圖4)。

          二、當前面臨的挑戰

          隨著銀信通道業務規模的大增,其隱藏的風險也引起了監管層的關注。2017年底以來,監管機構先后下發了多個文件,使得銀信合作面臨較大的挑戰。

          1、銀信合作監管力度加大

          在整個金融監管加強的環境下,銀信合作監管力度也逐漸加大。影響最大的是2017年11月央行出臺的資管新規(征求意見稿)和2017年12月銀監下發的55號文。

          其中,資管新規對銀信合作最直接的影響條款是明確指出要消除多層嵌套和通道,即要求金融機構不得為其他金融機構的資產管理產品提供規避投資范圍、杠桿約束等監管要求的通道服務。55號文將銀信合作監管進一步升級,在明確銀信類業務及銀信通道業務定義的基礎上,分別規范銀信類業務中銀行和信托公司的行為,要求銀行應還原業務實質,不得利用信托通道規避監管要求或實現資產虛假出表;

          同時要求信托公司不得接受委托方銀行直接或間接提供的擔保,不得與委托方銀行簽訂抽屜協議,不得為委托方銀行規避監管要求或第三方機構違法違規提供通道服務。

          2、銀信通道業務規模面臨壓縮

          在監管高壓下,銀信合作面臨的最直接影響是通道類業務逐步壓縮。根據資管新規要求,未來將消除多層嵌套,只允許一層通道,通道業務規模勢必收縮。同時,55號文也要求銀行不得利用信托規避監管要求或實現資產虛假出表,那么當前眾多繞監管的通道模式也將難以持續。

          2018年1月銀監會召開的銀行業監管管理工作會議中,也重申把“逐步壓縮銀信類通道業務”作為2018年的重要任務之一。

          基于此,行業內已有部分信托公司帶頭承諾2018年銀信通道業務只減不增。但值得注意的是,從近期實際業務實踐來看,通道業務在量縮的預期下,價格卻出現了上漲,部分通道業務費率已由過去的0.1%~0.3%增至0.5%~0.6%。

          3、銀信合作資金投向嚴格限制

          除了規模壓縮,未來銀信類合作資金投向將嚴格落實國家宏觀調控政策。55號文明確指出,銀信類業務中,不得將信托資金違規投向房地產、地方政府融資平臺、股票市場、產能過剩等限制或禁止領域。這與“三三四”檢查中禁止信貸資金投向房地產和“兩高一剩”等行業的監管內容一致。意味著過去那些打擦邊球的業務操作今后將受到嚴格管理。2017年底以來監管對銀行和信托公司的處罰力度加大,頻頻對資金投向違規的信托公司開出罰單,也從側面印證了對資金流向的嚴格管理。

          三、未來的合作方式轉變

          雖然監管強化使得銀信合作面臨諸多挑戰,但鑒于銀行和信托公司兩類金融機構各具制度優勢和資源稟賦,未來銀信合作不但不會消失,反而可能朝著更健康的方向發展。正如“55號文”所指出的,信托公司“應積極轉變發展方式,通過發揮信托制度優勢和提高專業管理能力,為委托方銀行提供實質金融服務,立足信托本源支持實體經濟發展。”基于此,我們認為,未來銀信合作可朝以下方向發展:

          1、大力促進資產證券化業務合作

          近幾年資產證券化發展迅猛,成為非標轉標的重要方式,也是監管層鼓勵的業務方向之一。信托公司可利用自身的破產隔離優勢,充當SPV,為銀行提供資產證券化服務,滿足其盤活存量資產、提高資金周轉的需求。如在信貸ABS中,信托公司可設立SPV承接銀行信貸資產,再根據信貸資產未來現金流安排發行資產支持證券,從而實現資產的真實出表。除此之外,信托與銀行還可以在企業資產證券化中形成合作。銀行本身掌握大量的企業資源,但由于自身對企業的資質審核較為嚴格,只能滿足部分企業的信貸需求。對于無法滿足信貸門檻的企業,銀行可將客戶推薦給信托,信托對符合條件的客戶采取信托型ABN的形式,在銀行間市場發行證券化產品,幫助企業獲得低成本資金。

          2、推進投貸聯動及債轉股業務合作

          投貸聯動以及債轉股是當前監管鼓勵的業務方向。利用制度優勢以及主動管理能力,信托公司可以在這兩類業務中充當多種角色。

          在投貸聯動業務中,信托公司

          一是可以作為事務管理平臺,按照銀行指令執行投資及管理相關事務;

          二是可以作為投貸聯動實施主體,發行信托計劃承接銀行資金,以股權加債權投向標的企業;

          三是更進一步地,信托也可以成為銀行投貸聯動的合作方,共同參與投貸聯動業務。

          在債轉股業務中,信托公司不僅可以擔任債轉股基金的GP,從事基金設立、股權管理等事務管理工作,還可以充當資金募集的通道,作為LP加入債轉股基金。此外,鑒于債轉股存在較大的資金需求,信托還可以發揮資源整合優勢,為債轉股機構提供資金撮合服務。目前,繼建信信托與建設銀行合作開展云南錫業債轉股項目后,已經有多家信托公司與銀行合作落地多只債轉股基金信托。

          3、加強銀信財富管理端合作

          信托公司與銀行的私人銀行部具有非常大的合作空間。

          一方面由于私人銀行部的客戶群體主要為高凈值客戶,與信托的客戶基礎有較大重合,銀行多年的網點優勢,使其擁有眾多的高端客戶資源,可與信托在客戶層面展開合作;

          另一方面鑒于信托具有破產隔離優勢,不僅是私行客戶設立家族信托的最佳制度支撐,還能作為事務管理平臺,提供包括財富管理、資產配置、慈善信托等一系列服務,滿足私行客戶多樣化的需求。以家族信托為例,目前“私人銀行+信托公司”已成為最主流的發展模式,特別銀行系信托公司,利用股東資源,實現了銀信之間的有效協同。

          4、提升銀信資產管理的合作

          相比信托,銀行在資金端的優勢更為顯著,因此對于資金配置有著較大的需求。信托公司可發揮自身跨市場優勢:

          一方面創建豐富的產品線,提供包括傳統融資類的固收產品,以及股權投資類的浮動收益等多種產品,滿足資金的多樣化需求;另一方面可發揮主動管理能力,在剛性兌付被打破的約束下,加大標準化產品投資,提供未來監管所鼓勵的FOF、MOM產品,滿足資產配置要求。

          另一方面,資管新規出臺后,強監管下銀行表外資產面臨逐步回表的壓力,但回表意味著資本損耗、撥備計提相應增大,銀行有補充資本的壓力,因此不排除未來銀行表外可以給信托提供一些優質資產,信托可發揮自身在非標融資方面的優勢,承接銀行表外資產,滿足企業融資需求。

        安其拉福利导航